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苗栗县政府负债六百四十八亿元,公务员领不到薪水,但在位九年、去年底才卸任的县长刘政鸿,原本五千多万元的负债却快速消失,还多了存款、买了房产。夸张的是,刘政鸿上任后与胞弟刘政池有里应外合之嫌,推出政策图利自家人,其中最明显的就属「健康美容医疗观光园区计画」。刘政鸿政策一出,刘政池马上把包装成占地四万五千坪的园区炒地。

美国内华达州前驻台代花三千万元买下其中一千坪土地,依此行情,刘政池若卖掉园区所有土地,至少海捞十二亿元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大卫营农地被刘政池以每坪3万元卖出,比目前市价高出20倍。

许经表营不善的「大卫营」,用空壳公司,就指控,因刘政鸿介绍,推荐朋友花三千万元买下其中一千坪土地,依此行情,刘政池若卖掉园区所有土地,至少海捞十二亿元苗栗县政府濒临破产,连公务员的薪水都发不出来,去年底才卸任的前县长刘政鸿,在位九年,屡屡花大钱办活动、发包工程,被视为罪魁祸首。

虽然县府债台高筑,但刘政鸿任内私人财产却不减反增,不仅快速还清五千多万元债务,买了房地产,还多了数百万元存款,弟弟刘政池更靠着县长哥哥,大发土地财。

兄推政策 弟招投资

刘政池靠刘政鸿捞金,最明显的开发案,就是「健康美容医疗观光园区计画」。壹週刊调查,二○○九年二月,刘政鸿担任苗栗县长已经超过三年,当时他召开会议,要求县府单位推动「苗栗县健康医疗美容观光园区」旗舰计画,刘还在会中指示,只要有兴趣的业者提出计画,县府都会协助配合。

总体计画一推出,远雄集团先呼应,同年四月,宣布将在刘政鸿故乡、苗栗后龙,推动上百亿元的「健康生活园区」,周边地价闻声开始上涨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驻台代表 控诉骗局

一名知情人士说,有投资人就是看在刘政鸿强力背书加持下,才花了三千万元,向刘政池买了大卫营健康美容医疗观光园区一千坪土地,每坪要价三万元,希望能够获利,没想到惨遭套牢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前美国内华达州驻台代表陈思庭,介绍朋友向刘政池地,惨遭套牢。

当地不动产仲介说,这里的土地目前每坪大约一千五百元,暴跌二十倍,反观刘政池当时如果四万五千坪土地全卖完,一口气就海捞十二亿元。壹週刊实地走访大卫营,现场杂草丛生,无人管理,外观残破不堪,看来像个废墟。

赌城考察 结识合作

陈思庭是台裔美国人,二○○三年出任内华达州驻台办事处代表。她告诉壹週刊,二○○八年台湾正在讨论《博弈条款》,考虑开放赌场,商机无限,她代表内华达州,邀请有兴趣的台湾县市长,到位于内华达州的赌城拉斯维加斯进行考察,因此与苗栗县长刘政鸿搭上线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陈思庭说:「除了刘政鸿外,当时的南投县长李朝卿也到了拉斯维加斯,另伯源也派副县长出席,奇怪的是,参访团中除了各县市的政府官员,还有远雄集团董事长赵藤雄。虽然台湾政府后来不开放本岛经营赌场,但刘政鸿告诉我,苗栗有很多投资机会,未来可以合作,还介绍弟弟刘政池给我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刘政池利用县长胞兄的权势,大搞政商关係,争议不少。

提计画书 看地讲解

二○一○年前后,刘政池又告诉陈思庭,因为高铁苗栗站即将通车,他在高铁站附近经营的「大卫营」位置很好,所以打算规划成最夯的健康美容医疗观光园区,还拿出营运计画书,希望她能找朋友投资、一起赚钱。陈思庭不疑有他,找七、八个有钱的朋友到苗栗看地、听简报,有几次还碰到其他知名商界人士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大卫营虽歇业已久,但刘政池依旧招待客到此吃外烩、听简报。

陈思庭说:「我每次带朋友去,刘政池都是同一套模式,就像SOP。刘会先请我们在大卫营用餐,但因大卫营已没营业,所以都叫外烩,然后他的县长哥哥刘政鸿会出现跟我们打招呼,露个面就走人,细节都是刘政池在谈。吃饱后,刘会带我们去看土地,结束整个行程。」

开发夭折土地过户

如今把投资人骗上勾,园区的开发计画却石沉大海。二○一三年,刘政鸿因苗栗大埔开发案,被舆论骂得臭头;同年底,刘政池又因窃占台北市阳明山国有地,遭检调单位搜索;今年四月,远雄苗栗健康生活园区计画喊停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刘政池被控窃占台北市阳明山国有地,曾遭调查局约谈,还被起诉。

一连串的问题爆发,让陈思庭与友人惊觉大事不妙,赶紧联络刘政池,但刘却以「电话被监听,不要谈这些,等事情过了再说」为由,避不见面,目前已考虑告刘政池诈欺。诡异的是,健康美容医疗观光园区计画推动前,刘政鸿却早一步,将十三笔园区附近的土地过户出清。

根据监察院的财产申报资料,这十三笔土地在二○○七年底前,都登记在刘政鸿名下,但二○○八年底的申报资料,却已通通不见。二○○九年初,刘就推出观光园区计画。

前后县长隔空交火

其实,刘政鸿在县长任内推动的多项开发案,很巧都会图利到自家人。日前三立新闻报导,刘政鸿在七○年代,继承与购入三笔土地,后来将这一千七百多坪土地登记在儿子名下,还很「巧合」都被划入高铁特区内。

刘政鸿选上县长后,农地变成準建地,地价翻涨,他购入时每坪一千元,最后以二万多元卖出,赚了二十多倍。刘政鸿主政时期的多项建设,也与自家财产有关,像交通重大建设高铁站、主打观光的客家圆楼、改名英才书院的闽南书院等,都在刘家祖厝附近,遭质疑想藉此创造财富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高铁苗栗站邻近刘政鸿老家,预计今年底通车。

前苗栗县议员李贵富日前也曾爆料:「刘政鸿常向中央提报计画争取建设,斥资四亿元开一条不到二公里的马路,从大卫营通到长期支持国民党的冠军建材厂,甚至还想在大卫营盖少林寺苗栗分院。」李贵富说,六百多亿元的财政缺口,二年前就提出来了,但那时大家都认为刘是「五星县长」,放任他胡搞,「马英九宠坏刘政鸿、国民党宠坏苗栗县」。

刘政鸿用医美投资诈欺 苗栗县负债过程大揭密

但对于苗栗县的财务黑洞,刘政鸿自认「问心无愧」,还反批同为国民党的现任县长徐耀昌「无能就下台」;徐耀昌则是以「前朝玩得太过分」回击。前后任县长隔空交火,苦的却是苗栗县的公务员与老百姓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